Category Archives: 认识2号站官方

2021
10-20

叫记忆中的年,

那是小时候,

大人们在忙忙碌碌的背影,

孩子们穿上新衣在一旁吵吵闹闹。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灯笼,鞭炮,春联,窗花;

腊肉,年画,新衣,红包;

一样都不能少。

只是长大后,

就越发觉得没了年味。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年轻时,

为生计奔波奋斗,

工作在哪,

年就在哪过。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谈恋爱时,

大年三十陪女朋友回家过年,

大年初二带女朋友回老家和父母过年。

而立之初为家庭忙碌,

终于在前些年有了孩子,

感受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重任,

年也就离不开老小。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孩子渐渐长大,

城市的年味萧条而冷清,

听不到鞭炮的声音,

闻不到年猪的香味,

孩子和老人却羡慕乡下的浓浓的年味儿。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乡愁,

布满了老人的双眼。

可城镇的城市化,

已让都市的我们回不了故乡。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若能有一个院子,

让我们全家团聚过个大年多好,

父母和爱人都期盼着这个年能在院子里过。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就这里了,

那年航展住过的青瓦房民宿,

徽派民宿像极了乡下儿时的院子,

空旷而清净,

而民宿的远山和水库,

很适合父母和孩子散步。

不远的海滨,

还可以出海海钓。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最热闹的,

莫过于村里的舞狮表演,

在烟花爆竹的噼里啪啦声中,

变得愈加欢乐。

终于,

在这样的民宿,

圆了父母的大海梦。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这个年,

有山水与海滨相伴,

更有一家人的团圆和温暖。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停下来,

就在这个院子里,

和家人好好吃顿饭,

与相爱的人好好说会话,

许下来年的愿望,

去相信,

去践行。

有一种年,去青瓦房过

     年的仪式感

从一个福字

一场舞龙舞狮表演

一年一次的大团圆里

在青瓦房民宿

溢满每个家人的心田

2021
10-19

中国江苏网讯 相城御窑金砖闻名天下,金砖的制作技艺已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太平的青砖青瓦也颇有名气。昨天记者从相城区文化部门获悉,太平青砖青瓦制作技艺正在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御窑金砖与太平青砖,宛如一对“兄弟砖”,为相城区的民间艺术增光添彩。

  “太平青砖”也有上百年生产历史

  与御窑金砖生产地相隔不远的太平,有一个江南园林古建砖瓦厂,它是专业生产仿古小青瓦、花边滴水、筒瓦、青砖的企业,具有上百年的生产历史。至今,仿古砖瓦已达100余个产品,在国内和御窑金砖一样很有知名度,大量被运用于古典园林、古塔寺庙和仿古建筑。

  厂长孙根元向记者介绍,他们的小青瓦、花边滴水、筒瓦、青砖,不仅成为国内古建筑的首选材料,如无锡的“唐城”、“三国城”和“水浒城”;而且飘洋过海,运用于国外的仿古园林,如美国纽约大都博物馆建造的仿古园林“明轩”、新加坡的“唐城”等。这几年,他们在青砖制作上又有重大突破,在继承传统工艺基础上,重点在大规模上求发展,开发出一米见方的大青砖,整幅配上红木架子后,被有识之士用作会所里的“喝茶台”。

  青砖与金砖一样,具有透气性能好、吸水性强等特点,但价格比较昂贵,一般人家装饰很少使用。孙根元为了让太平青砖能够铺入寻常百姓家,他引进了专业设备,将一块青砖锯成两块,大大降低了成本,这样一般普通家庭也铺得起青砖。

  “孙氏砖雕”着重开发苏州园林产品

  孙根元的祖辈,都是制作青砖的,但他们只烧制青砖青瓦,从没有开发延伸产品。在老孙看来,作为青砖青瓦制作工艺的传承人,不仅要将制作工艺传承好,而且还应有所发展,否则对不起祖先。

  去年,孙根元成立了一个“太平孙氏砖雕工艺品厂”,专门从事开发砖雕新品,从胥口那边高薪聘请多位从事砖雕技艺的香山匠人,设计以苏州园林、江南水乡为题材的砖雕工艺品。采用平雕、漏雕、浮雕、透雕和线刻等手法,雕刻出一件件具有苏派砖雕风格的园林作品,将一座座精致的苏州园林浓缩在太平青砖上,再配有红木架子或镶嵌在红木镜框中,成为馈赠亲朋好友的礼品。并且承接全国各地的仿古砖雕门楼,青砖上雕刻出的人物、花草、鸟兽、书法等图案,千姿百态、栩栩如生,深受业界好评。

  记者采访时,看到两位香山匠人正在精心雕刻一件《荻溪全景》图中的一景,作品尺寸虽不大,但看上去雕工细腻,人物图案惟妙惟肖。太平街道副主任龚刚介绍,这幅砖雕作品将陈列在修复太平古镇的陈列馆内。

  “青砖书写板”进入学校书法课堂

  书法进校园,又给孙根元带来无穷商机,这个跑供销出身的传承人,颇有经营头脑,觉得学校开设“书法课”,书写板有了市场。于是,他在进行一番市场调查基础上,立即着手开发具有竞争力的“青砖书写板”。

  他先将首批试制的青砖书写板,赠送给太平实验小学,让那里的孩子先试用,然后进一步改进后投放市场。老孙认为,学校大量使用书写板,每块书写板的价格一定要降下来,也算是自己为书法进校园作点贡献,造福子孙后代。因此,孙根元开发的各种规格的青砖书写板,质地优良,价格便宜,受到学校尤其是市老年大学书法班学员的青睐。这段时间一直有老年大学书法班的老年朋友,骑着电动车慕名赶往太平孙氏砖雕工艺品厂购买书写板。

  如今,观前街上的“新华书店”开出专柜,优惠供应孙氏青砖书写板。一些已经开设书法课的小学校,也慕名前往洽谈购买书写板事宜。

2021
10-19

中新网兰州8月17日电 (记者 葛勇 通讯员 鲍娜 邵勇)为继承和发扬我国砖雕文化,2017全国砖雕文化传承与创新峰会暨全国砖雕传统手工技艺大赛17日在甘肃临夏砖雕文化艺术产业园揭幕,来自全国六大砖雕艺术流派代表、71位砖雕手艺人汇集一堂,比拼传统砖雕手工技艺。

砖雕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遗产,集砖瓦材料生产、雕刻技艺传承和建筑艺术表现之大成,既有华丽的外在艺术表现,又蕴含华夏文明博大精深的内涵。本次大赛是为了贯彻落实中办、国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艺振兴计划》,探索砖雕传统手工艺在新时期的创意、创新发展,促进砖雕艺术和技艺融入现代生产生活,发掘和弘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全面振兴中国砖雕传统手工艺。本次大赛作品规模大、专业水准高,既注重传承保护又重视创新发展,在全国形成了广泛影响,也代表着当代砖雕艺术的高水平。

在活动现场,中国建筑材料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张广沛、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艺术研究所所长刘托、中国砖瓦工业协会秘书长周炫、甘肃省砖雕协会会长王武明等主办单位的领导专家,都表达了对砖雕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和创新发展的殷切期望,希望通过大赛促进砖雕艺术特色化、品牌化发展。来自自建筑艺术、非遗保护、民间美术、艺术雕塑、雕刻技艺等不同领域的7位知名专家组成了本次大赛的专家委员会,保证了大赛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青砖作为中国特色的文化遗产,砖雕技艺精湛,流派众多,是对世界建筑文化的杰出贡献。目前砖雕行业还比较落后,大多是小微企业,我们有责任扶持行业的发展。”中国建筑材料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张广沛接受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砖雕传统手工技艺大赛是一个重在参与的手工技艺舞台,来自全国众多爱好砖雕的手工艺人,可以在两天的比赛时间里,比学赶帮,切磋技艺。同时,该项活动也得到各级领导和专家的肯定和支持。

2021
10-18

在汹涌的城市化潮流中,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变得“千城一面”。然而,随着城市建设和旅游业的迅猛发展,为了弘扬民族文化,许多城市有意识地既修复了一批古建筑,也开发了一批仿古建筑。但是,一些仿古建筑看上去总让人觉得差点什么东西。细细比较仿古建筑与饱经沧桑的古建筑之间的区别,不难发现,仿古建筑普遍缺少文化内涵、艺术美感和感染力,它与古建筑“形似神不似”。不过,在位于云台山脚下的修武县七贤镇境内,在古色古香的小四合院和老民居的七贤民俗村中,一座仿清门楼的建造与周围环境和谐统一,为这座新崛起的民俗“古镇”又增添了亮丽的一笔。 
  仿古门楼,近距离感受穿越 
  青色的城墙、灰色的瓦、桐油漆的大门,一座十多米高庑殿顶式的仿清古门楼掩映在绿树鲜花中,显得格外巍峨壮观、古朴典雅。 
  仿清古门楼坐落在七贤民俗村的大门口,整个结构重现了古城门的模样,配合七贤民俗村内“古镇”的设计,让人感受到一种“穿越”的味道。 
  走进这座宏伟的仿清古门楼,便是另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堂。放飞所有的杂念纷扰,聆听自然真实的声音,在山水之间、云台脚下,穿越时空与心灵对话,和自然共鸣。 
  仿古的设计展现了曾经诗情画意、叱咤风云的风流,被日子的镰刀一茬茬收割,老去的不仅仅是容颜,还有那颗激情昂扬的心,风雨无阻,坦荡胸怀,厚厚门板也像陈述了一段岁月的清欢。其丰满、粗狂、俊美定格了一个时代的灿烂;细腻、巧妙、精致的雕刻工艺,展现了一个时代家族的辉煌。那雕栏的灯饰挂件,那匾额的精雕细刻,那悬梁的腾图走兽……像一只只嗷嗷困兽,大有一不小心都有冲出枷锁的可能。 
流连于门楼前,仿佛唤醒了在岁月深处的记忆。旧时那门庭内缭绕的炊烟,青青悠悠,丝丝缕缕,含满草木的清香,轻风拂过,在庭院内跌宕回旋、袅袅升腾。眨眼工夫,如梦如幻的烟影便薄薄地覆盖在庭院之上,又飘飘然、丝丝缕缕缠裹着村庄。 
  门的由来,细品门文化起源 
  门,在中国人眼里是通向各处的第一关,它预示着一切的开始。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将许许多多事物熏陶得文采绚烂,有关门的文化即是如此。 
  门出现的确切时间,难以考证,也不必细细考证。不过,早在我们的祖先穴居于岩洞那个年代,门的雏形可能就产生了。大概是从人类产生了家居意识,也就产生了门吧。山顶洞人住的山洞,在洞口挡些石块、树干之类的东西以作屏障,不就是原始的人类之门吗?
  门,既是房屋的外檐装修,又是独立的建筑。民居的滚脊门楼、里巷的阊阖、寺庙的山门、都邑的城门。独特的中国建筑文化,因“门”而愈发独特。古人云:“宅以门户为冠带。”这道出了大门具有显示形象的作用。 
门,还演绎出种种五彩斑斓的民俗文化:除夕门上贴春联与“福”字,正月初一贴鸡于门,破五“送穷出门”,上元节张灯祭门,清明门插柳,谷雨门贴符禁蝎,蚕月昼闭门,端午门悬艾菖,伏天城门磔狗,七月半门上挂麻谷,茱萸酒洒重阳门,冬至门上糯米圆……

民俗认为,门是内外空间分隔的标志,是迈入室内的第一关,因此,又将一家一户称为“门户”。曾有人说,中国古典建筑是门的艺术。其实,寻常百姓,门岂止是“艺术”,还认为关系到一家人的吉凶祸福,故将门置于修房造屋的首位。 
青砖灰瓦,屋檐的五脊六兽 
  为了展现仿清古门楼的神韵,七贤民俗村的门楼按照五脊六兽的宫殿式建筑设计。 
  中国的古建筑物是由一条正脊和四条垂脊组成,统称五脊。在五脊之上安放六种人造的兽,合称“五脊六兽”。据中国古书记载,正脊两端的兽叫“龙吻”。垂脊上的五条兽分别是:狻猊、斗牛、獬豸、凤、押鱼。这五条兽合称为“螭吻”。对螭吻,古书解释说,“形似兽,性好望,今屋上兽头也”。此外,在中国古建筑的岔脊上,都装饰有一些小兽, 这些小兽排列有着严格的规定。按照建筑等级的高低而有数量的不同,多的是故宫太和殿上的装饰,前面的领队是一个骑鹤仙人,其后依次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行什,这在中国宫殿建筑史上是独一无二的,显示了至高无上的重要地位,只有“金銮宝殿”才能十样齐全。中和殿、保和殿都是九个,其他殿上的小兽按级递减。 
  “中国古代建筑里,起脊的硬山式、起脊的悬山式和庑殿式建筑都有五条脊,分别为一条正脊和四条垂脊。五脊六兽所说的建筑形式,大多为硬山式建筑。除了正脊两端的‘吻兽’,一般硬山式建筑可以只有前面的两条垂脊有五个蹲兽,而后面的没有,所以统称为‘五脊六兽’。”七贤民俗村运营总监高涛告诉记者。中国古代先民称五脊上的六兽为神兽,并顶礼膜拜,说这六兽可以“护脊消灾”,是镇脊神兽。古建筑大多为木结构,人们以兽镇脊,实际上是祈求这些镇兽能避火消灾。在两坡瓦垄交会点,用吞兽严密封固,还可以护脊,防止雨水渗漏,既有装饰美,又有护脊之实效。 
  等级分明,讲究的大门规格 
  在七贤民俗村这座仿清古门楼的设计中,除了五脊六兽的宫殿式建筑外,吸引人的莫过于中间那两扇5米多高由百年榆木制成的大门了。 
  “这扇大门是有20多块10厘米厚的百年榆木压制而成。”高涛说,木门经过打磨、抽丝、压制、固定等多道工序制作,然后用五根大称和钢板固定,一扇门就重达千斤。在古代,如果想要开启这么一扇门,至少需要四个人。而现在,经过加工,一个人就能很轻易地打开。 
  除了这些,这扇仿古大门典型之处则是门钉的设计。“早的门钉只起加固门板的作用,由于一扇大门往往要由若干块板子拼起来,时间一久容易散开。为了避免散落,就在门板里头穿上带,又怕带不结实,于是再用门钉加固。后来门钉做得越来越整齐,横竖成行,钉子的数目也就成了等级的标志了。”高涛说,在中国封建社会,统治者对门钉颇为重视,它是封建等级的标志。明太祖朱元璋,首开门钉列入典章制度,对王城规定了“正门以红漆金涂铜钉”。清代对大门门钉的使用在《大清会典》中亦有了详细明文规定:“宫殿门庑皆崇基,上覆黄琉璃,门钉金钉,坛庙圜丘遗外内垣四门,皆朱漆金钉,纵横各九。”这应是取其“九九归一”,天下一统的意思。 
  对亲王、郡王、公侯等府第使用门钉数量有明确规定:“亲王府制,正门五间,门钉纵九横七。”也就是纵向上不变排列为九,但是在横向上每行要减二,也就是七颗钉,合计每扇门上为63颗钉。“世子府制,正门五间,门钉减亲王七之二”;“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与世子府同”,也就是要减掉亲王府门钉总数的七分之二,合计18颗钉,这样一来每扇门上的门钉为45颗。七贤民俗村这座仿清古门楼的大门正是按照郡王府的级别设计,每扇门都有横五纵九45颗钉,级别可谓不低。 
文化传承,厚重的民族文化 
  门,带着主人的尊卑、髹饰历史的风俗。我们今天能在七贤民俗村看到古代建筑上的大门,是设计建造者的心血,他们站在建筑学的立场上,致力于研究传统建筑美学形式,尽力把围绕传统建筑的其他文化因素剥离出来,继承和发扬它的精髓,而不是仅仅专注于它的象征功能、礼仪功能等社会层面的作用。 
  “我们建造的这座仿清古门楼,不同于修葺一新的仿古建筑,看上去总让人觉得差点什么东西,它有着自己的思想,是设计建造者们在深厚的传统文化潜移默化之下,用心模仿出来的,看得久了,就能从中品出仿古建筑的历史文化气息。”高涛说。作为一扇大门,它不仅表达了日常生活的现实使用功能,还表达着文化的精神价值,这是设计建造者赋予它的文化内涵,使其继承了传统文化,同真实文物或古建筑的修复工作保持同等的标准,并与七贤民俗村“古镇”的设计相得益彰。 
  其实,历史建筑的意义在于文化载体和先祖的创造印迹。一方面,作为文化的载体而言,历史建筑本身已经是当代人意识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作为历史印迹而言,历史建筑反映了古人的时代精神和生存状态,也包含了创造者的生命印迹。因此,包括仿古建筑在内的当代建筑也应该像历史上的建筑一样,力争反映出当代人的精神状态和生命历程。 
这座仿清古门楼没有一味地陶醉在历史的辉煌与灿烂之中而过分地敬畏历史,而是借用历史建筑形式的解释系统作为“引子”,利用传统构件或吸收传统元素,创造性地继承传统建筑形式的同时,在传统建筑形式里注入当代人的精神面貌和生存状态。或许,这就是七贤民俗村所要追求的人与环境的和谐发展,也就是要精心营造“天人合一”的意境,刻意体现园林化情调的“天人合一”。希望有幸来此者不妨亲身体验,感受其厚重的民族文化。 

2021
10-17

青瓦,也称布瓦,是早期民房常用建筑材料。无棣县作为鲁北千年古城,青瓦数量尤多,随着老旧民房消失,青瓦往往被当作建筑垃圾扔掉。

从2010年开始,无棣县古城管理中心主任刘震就收集青瓦,至今已收集30万块。受朋友在砖瓦上刻字的启发,刘震开始了他的“青瓦画”创作之旅。

2014年,刘震申请了国粹布瓦画和姓氏图腾布瓦画设计专利和知识产权,成为了布瓦画专利拥有人,那些静静躺在角落里的青瓦在他手上开始焕发新生。

2021
10-17

经过200多公里的行程,我们终于来到了这片青砖青瓦的生产场地——徐家窑。据说,这个院子的主人是一位整整70岁的老人,他出生在江苏省连云港市,正是由于几世纪的砖瓦情缘,让他在1970年,又带着祖辈传下来的烧砖工艺回到这里,扎了根。

徐家窑的主人徐加利,没有白发,说话干脆利索,很难想像这是一位70岁的老人,聊到烧窑情缘,老人说,还得从自己的爷爷说起。

有着百年历史的古窑,在徐家窑的院子里矗立着,虽然不再使用,但仍保持着原貌,百年以来,窑身已经被修复过无数次,但上面的“徐家窑”三个字一直保留至今。

青砖青瓦属于我国的古建筑材料,已经有3000年的历史,与普通砖瓦不同,它在抗氧化、水化、大气侵蚀等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但因为它的烧制过程复杂,时间长,一直没有被广泛使用。

1983年分田到户,徐加利就开始做手大片瓦,直到198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长春南湖宾馆用古瓦,他就把这活接下来了。

就这样,徐加利的烧砖手艺又捡了起来,并且越做越大,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环保条件的限制,窑洞烧砖的古老方法逐渐被取缔,都改成了流水线生产。

在窑洞旁边,就是如今徐家窑烧制砖瓦的流水线车间,曾经需要7天才能完成的烧窑工序,如今,在这个车间里,两个小时就能完成。

虽然自动化生产如今已经成为徐家窑砖瓦生产的主要方式,但厂里依然保留着一些古老的制砖手艺,赵文福就是手工制砖坯的一位老师傅,这处近百平米的房间,就是他的“战场”,每天搅土工人将土混好运到房间里,赵师傅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在赵师傅的口中,技术性的语言并不多,但看到他操作的每一个动作,就会发现每一步都很有讲究,例如摔泥时,需要力量更大,必要要使模具中的四个角都被填满,从而保证制作出来的砖可以方方正正,经得住烧制。

在赵师傅的帮助下,记者耗时5分钟,从摔土、扣模、到最后摆放,才勉强做出一个,而这些动作,赵师傅每天需要重复500次。在很多技艺开始自动化、机械化的时候,这项传统的手工制砖显得更有温度,更有意义。从1970年开始,徐加利先是在窑上打工,再到成为徐加窑的主人,到最后带着附近村屯的农民学习制作青砖青瓦的手艺,不仅让村邻的生活富足起来,同时,也让祖传的烧窑技术得到延续,尽管如今这份工艺加入了更多的工业化元素,但徐加利觉得,手工这项技艺,还是应该作为祖辈留下的财富,传承下去。

徐加利舍不得这个手艺丢了,希望它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会做,会烧,会懂,中式的建筑在世界上还是很好的,受欢迎的。

吻就是兽吻,屋顶正脊两端的装饰物,在古代建筑中最为常见,有保护建筑的寓意,除此之外,屋脊上还有的各种不同形态的飞禽,统称为脊件,这些脊件的雕刻,都是由马笑舫带着工人们来完成,所有脊件儿的制作,要先用泥塑做出模具,用模具翻模做出成品,再烧制而成。

当然泥塑后的造型,经过翻模,形成模型,成千上百的脊件都可以进行复制。每一个脊件的泥塑过程基本要在两三天左右,为了保障翻模时可以轻松脱坯,很多凹凸有致的造型,马笑舫都有自己的技巧。

模具完成后,就会被送到砸花脊车间,在这里,工人干的活虽然技术含量并不高,但却十分费体力,每一个模型都是几十斤到上百斤不等,工人们要拍打泥土填充模具。

砖雕属于我国四大雕刻艺术中的其中一类,分为浮雕、平雕、透雕、圆雕、贴雕,一般雕刻的图案多以花型、鸟兽、以及象征美好寓意的实物为主,和泥塑不同,砖雕的硬度更大,为了让雕刻力度适宜,马笑舫一般会配合一个木槌进行工作。

在马师傅的指点下,记者进行砖雕体验,看似轻松的雕刻工作,背后都是细心,下刀的手法不仅要精准,力度也要适中、柔和。

2021
10-17

“故宫的藏品太多了,1862690件,展出的比例只占文物藏品的2%。我们现在有愧于观众的是文物展出的比例太小。”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21日,单霁翔与220多名港澳台学生在故宫展开了一场与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的交流,活动由中教华影全国校园电影院线与北京大学港澳台办公室联合主办。单霁翔透露,不断加大博物馆的建设,提供更多展出空间,是故宫未来的发展方向,“五年以后,我们希望藏品展出的比例,由今天的2%增加至30%。”

今年是单霁翔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第六个年头。六年来,故宫的变化有目共睹。其中一个直观的变化,是借助古建筑整体维修保护工程等举措,故宫开放区域不断扩大。近期,故宫南大库区域将作为故宫博物院家具馆实现对观众开放,这意味着,故宫开放面积将超过80%。

当天的讲座中,“开放”是单霁翔反复提及的关键词。“我们开放了故宫的四个花园,最后开放的是慈宁宫花园,108棵古树很幽静,我们又加了一点活力,我们的故宫鹿今天在这里生活。”他举例道,“我们开放了佛堂、城门、城墙……人们可以很兴奋地登上城墙,看故宫的风光,看外面的景色。”单霁翔说,故宫23万平方米的古建筑中,目前还有5.1万平方米没有对观众开放,“正在布展,希望两年以后(古建筑)全部对观众开放。”

用有趣的方式与大众接触和交流,也是故宫正在努力尝试的方向。单霁翔介绍,今年,故宫搭建了3个摄像室,借助高清晰摄像手段,源源不断地把藏品照片、古建筑照片传入网站,让人们足不出户就能欣赏到故宫的风采,同时加快了微信和微博的更新速度,“大家会关心‘故宫猫’生活得怎么样,我们有‘宫猫记’的栏目;又如人们关注故宫今天开什么花了,我们有‘寻花图’栏目。”

此外,故宫还耗时3年4个月的时间,搭建了“数字故宫社区”。在这里,人们可以欣赏到故宫收藏的每一块地毯;书法爱好者可以临摹故宫收藏的7000件书法作品,并交由机器打分;故宫还邀请了专家给《写生珍禽图》中的每只飞禽配了真实的叫声,点击之后,鸟会飞会叫会吃食……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全世界的博物馆中,最强大的数字平台已经诞生在这里。”单霁翔不无自豪地表示,不仅是因为技术、设备先进,关键在于所有的项目都是深入挖掘既有资源的原创。在他看来,故宫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博物馆,而是一个文化展示、公众教育和学术交流的平台,他希望不断扩大开放的故宫博物院,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片文化的绿洲。

2021
10-13

大家都知道现在建房子都是少不了水泥的。可是,水泥是十八世纪的时候英国人发明出来的,中国更是到了1989年才有了水泥厂。那么,在这之前,他们是怎么建房子的呢?肯定不是简单的堆积,大家都玩过堆积木的,那堆出来的房子也好,城堡也罢,再怎么好看也是一推就倒。可我们古代建成的长城可是非常坚固的,别说推了,你开车撞也撞不倒呀。那问题可就来古代不用水泥,究竟是如何砌墙的呢接下来,就让小编来给大家普及一下古代是使用什么代替水泥建房的。

石灰砂浆

事实上,早在很早的时候,我国古代就有人采用石灰砂浆这种材料来建造房屋了。只是一开始,他们是直接把石灰、沙子还有砾石混合在一起做成的石灰砂浆,这样简单制作的石灰砂浆效果并不好,可以说问题非常的多。比如说,建不了又高又大的房屋。而且,除此之外,一旦天气不好了,环境变得潮湿就不能建房子了。为了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想了很多的办法。后来,他们发现了一个叫做黄黏土的东西,只要在原本的石灰砂浆里再加入这个东西,不但能够在潮湿的环境下盖房子,还能够把房子盖的又高又大,可以解决原来存在的所有问题。这是因为加入黄黏土会让石灰砂浆的硬度变大,也就会让房屋变得更坚固。

糯米石灰浆

南北朝的时候人们大多是采用糯米石灰浆这种材料建房子的。其实糯米石灰浆和石灰砂浆之间还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只是人们在石灰砂浆里面加入了糯米汤而已。小编看到这里真的只心生敬佩啊。这简直不佩服都不行啊,也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想到这法子的。难道是吃糯米饭的时候发现糯米好黏啊,就拿糯米汤去加固建筑了?大家可能有点怀疑啊,这糯米汤能有多大作用,用糯米黏在一起的纸不也说撕开就撕开了。可是,事实证明啊,这糯米汤真的是非常的有用,没看加了它的石灰砂浆建成的长城就是过了这么久也好好的在那吗?

而且,何止是好好的在那,据说连推土机都推不到,虽然不知道是谁实践的。大家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实践试一下,小编等着你们的实践结果哦,小编反正是不敢做这么大胆的事情的。今天小编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好好记住这个冷知识哦。还有,如果大家还对什么古代的冷知识非常的感兴趣的话,可以在评论里告诉小编。如果小编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大家的,欢迎大家踊跃评论哦!

2021
10-11

  拆迁片区发现的城墙砖

  中国江苏网4月2日讯(通讯员 陈程 记者 薛玲)鼓楼区热河南路街道小桃园社区日前接到热心居民报告称,姜家园后街拆迁片区散落许多大砖块,疑似城墙砖。

  社区工作人员立即前往现场进行查看,发现了不少近60厘米长的水泥色大砖块。他们仔细翻看这些砖块后,发现一块略小的青色石砖上有模模糊糊的文字,依稀可见写的是制造工匠的名字,于是初步判断是明城墙砖。小桃园社区的主任赶紧拍照向区文保单位汇报,并及时联系了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在现场查看时,社区工作人员还在另几幢未拆除的房屋墙基、窗台等处也发现了少量城墙砖,社区与征收部门协调,先行做好保护。

  第二天一大早,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赶到现场,证实发现的砖块确实是明城墙砖,并在现场细致排查,将散落各处的城墙砖归拢回收,装了满满一面包车。

  据了解,这些散落的城墙砖将专门存放在南京城墙的“城砖仓库”中。这座仓库位于集庆门北侧城墙内,是利用早年南京城墙修缮时留下的内部空间改造的。这里专门辟出4000多平方米,历年来收集的明城墙砖都存放在此,而这些“老砖”将全部用于城墙保护、修缮。

2021
10-10

 新华社太原5月20日电(记者王学涛、陈昊佺)八边中一面墙被剖开的应县木塔、上下分层掀盖的紫禁城三大殿、纵剖的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在台湾古建筑学家李干朗的画笔下,中国古建筑复杂而优美的内部结构一览无余。

  5月18日至8月19日,李干朗古建筑手绘作品在山西博物院展出。该展览分为“话画古建筑”“帝王的国度”“众生的居所”“神灵的殿堂”4个单元,通过20种建筑类型、近百幅别具特色的古建筑手绘艺术作品,解剖呈现中国古建筑之美。

  今年69岁的李干朗来自台湾新北市,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建筑及都市设计系,曾任教于淡江大学、文化大学、辅仁大学、中原大学、台北大学等高校,讲授中国建筑(5.530, -0.15, -2.64%)史、古迹维护等课程。2005年起,他尝试手绘古建筑的透视和解剖图。

  “为什么我要画古建筑,而不用相机照呢?”李干朗说,人们不到1秒钟就能拍一张照片,大量照片拍完后都视而不见。于是他把相机收起来,开始靠眼睛看,画古建筑可以让他看到更多有意义的东西,尤其透视和解剖图可以充分表现古建筑所凝聚的古人智慧。

  李干朗还以不少中外名画为例,表达中国与西洋建筑画的差异。西方画师重视几何学原理,使建筑在纸上呈现出立体感;而中国古画家常将远景画在高处,或以长卷构图,将广阔的景色以多视点方法展现出来。

  “在古代,中国人画古建筑是不画光线的,认为是永恒的。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留学回国后,1932年绘制的蓟县独乐寺观音阁的测绘图,第一次以西洋画法来表现中国古建筑。”李干朗说。

  位于中国北部的山西省,是目前中国古建筑遗存较多的省份,有“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的美誉。

李干朗说,他1992年首次到访山西,后来又有数次机会参访了更多的山西古建筑,因此,在本次展出的图绘中以山西古建筑的数量居冠。

  对此,山西博物院院长张元成说,李干朗教授像外科医生一样,在他的笔下古代匠师高超的工艺技术“原形毕露”,给观者一种穿墙透壁的体验。他希望以此为契机,不断扩大海峡两岸学术分享,推动海峡两岸的学术交流,促进中华文化的传播和传承。

  “古建筑是立体的史书,从选址到营建,无不深受儒、释、道三家哲学思想的交互影响,承载着传统文化的精髓。”李干朗说,如果将一座中国古建筑,以简明的透视图表现,且必要时将屋顶掀起或打开墙壁,那这项工作将具有学术知识传播与教育普及的意义。

  目前,有关中国建筑的研究创作图绘,李干朗已经完成一百幅左右。他希望更多人参与到中国文化遗产图绘的研究与创作中,这样可以让更多人理解一座古建历经岁月沧桑、逃过天灾人祸保留至今的不易,人们也就会更加珍爱我们的文化遗产。